近日,部分“”家属向纪录片《二十二》导演郭柯讨要援助金一事引发网友关注,这些讨钱的家属均为已逝“”子女,但他们集体认为自己有权利分享电影票房成果。家属给出的理由是,虽然老人已去世,未直接在《二十二》中出现,但该片系“”题材纪录片,没有她们的努力就没有这个题材和电影。

  10日,一位“”的家属再次回应称,“郭柯在新闻中说过,除了相关开支,会把剩下的钱用到老人(“”)和老人家属身上,可我们盂县就一个拿到钱的,有两位老人在电影中就出现了下葬的图片,导演就给了5万,我们的妈妈千辛万苦走了20多年打官司,理应获得援助金。”该家属认为,“他说妈妈去世了就不给”,问题是他(郭柯)这电影不是这22位打动了观众,而是历史事实打动了观众,“去世的老人也做出了贡献,票房挣了一个亿,他那些钱去哪里了?”

  《二十二》是一部关于在日军侵华战争中中国幸存的“”长篇纪录片,由郭柯执导,二十二位“”参与拍摄,也是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“纪录片”。该片以2014年中国内地幸存的22位“”的遭遇作为大背景,以个别老人和长期关爱她们的个体人员的口述,串联展现出她们的生活现状。影片2017年上映后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,最终票房超过1.5亿,成为首部票房过亿的纪录片。

  据报道,导演郭柯当时就表示,保本之后的票房收益将全部捐赠,“我自己不会利用这部影片挣一分钱,影片扣除成本之后,所有的利润都会捐出来用于对‘’历史研究及幸存者的资助。”

  2018年10月8日,“”题材纪录电影《二十二》发微博进行捐款公示,影片资助人张歆艺、导演郭柯等多方共同决定向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资10086003.95元,这1008万的捐款中,包括郭柯捐出导演个人收益400万元和演员张歆艺借给郭柯的100万元。至此,两人都兑现了此前承诺。

  然而,在《二十二》上映一年多之后,一些山西的“”家属却共同向郭柯讨钱,这些家属的理由是,虽然老人已去世,未直接在《二十二》中出现,但该片系“”题材纪录片,她们都是“”制度受害者,没有她们的努力就没有这个题材和电影。

  对于这样的“理由”,导演郭柯觉得很难接受,他透露,自己这一年多来遭到了这些家属们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电话讨钱。

  郭柯表示,自己很同情这些讨钱的“”家属,“我建议他们可通过合理途径申请救助资金,比如向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提出书面申请。但是,未在影片中出现的人,未给予我配合的人,于情于理,我也不该给他们钱,我甚至说他们可以通过法律来告我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每天换人打电话给我要钱,而且会说一些难听的话。”

  他还表示,“我理解他们,他们毕竟也是‘’制度受害者,但是中国‘’对于日本的诉讼问题还没有解决呢,他们却以这样的方式来要钱,我真的是不忍心看他们这样。”7月10日,赵小妮女儿阿妹接受新京报@紧急呼叫 采访时表示,他(郭柯)这电影,不是这22位打动了观众 ,而是历史事实打动了观众 ,母亲们多次前往日本起诉索赔,理应获得一份援助金。

  对此,郭柯质问道,“为什么他们不去找之前的纪录片要钱呢?很明显就是因为这个电影受到大家关注了,有钱了。”

  他无奈表示,这些家属连《二十二》拍摄的时间和相关情况都没搞清楚,给“”家属钱的时间也没搞清楚,全凭猜测写了一封公开信,“你想,这事儿传到了日本会怎么样呢?韩国也拍过这样的电影,反响很好,为什么没有这些事儿呢?为什么中国就有这些事儿呢?”

  日前,一些山西的“”家属开始向纪录片《二十二》的导演郭柯讨要援助金,这些前来讨钱的家属均为已逝“”子女,当时并未出现在《二十二》的镜头中。7月9日,郭柯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我拍摄时,这些老人已去世,我也没见过他们的家属,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。然而在去年,他们换着人不停跟我打电话要钱。”

  《二十二》上映23个月后,导演郭柯被部分“”子女公开讨钱:靠“”的名声赚了钱,把钱拿给别人花,为什么?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点击排行

推荐文章